女友蕾丝内裤丝袜

情色笑话 admin 暂无评论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个活泼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别强,也是这种好奇心太强,就想冲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无法控制的举动和行为。

我和娜娜交往有几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学毕业后,就分隔两地,一年相聚的时候也就一两个月,为了让娜娜不再两地跑,而我坚定给娜娜一个交代,买房结婚。

在房子装修期间,娜娜亲自为房子装修把关,而我两个好朋友也经常主动过来帮忙,所以娜娜感谢我这两个好朋友,为了表示感谢,所以等房子装修完后,打算亲自下厨做顿给他们吃。

由于娜娜长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时喜欢穿短裙配上丝袜与高跟鞋,天气热了连丝袜都不穿,两只细长白腿穿凉高跟,露出脚趾头,看起来非常诱人。

有在去看房子装修进度时,装修工人都看傻眼了,但是娜娜有时候不注意下蹲的时候就走光了,有一次,我和我两个朋友还有现在装修工人都看到娜娜的粉红有点透明蕾丝内裤。

我把这事说了之后,娜娜有点脸红得不好意思,但是她想知道被看到哪里位置,我就让她按照那天那个姿势蹲着,用手机拍了照片给她看了一下。

她看了之后就有点难为情得说:“好讨厌,这条内裤最近才买的,就被看了,真好难为情,而且还在你两个好朋友面前…”不过我发现了娜娜的内裤中间稍微有出现了点湿的痕迹。

房子顺利装修完了,等了两个月,我和娜娜也搬进新家开始享受了我们真正的两人世界,娜娜也安排了一个时间,亲自下厨为我和我两个好朋友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两个朋友非常开心答应娜娜的邀请来我们新房子,说特地买了几瓶高档洋酒来一起庆祝。

当我那两个好朋友进入到我们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样美味佳肴,二话不说,我们4个人直接开吃,顺便也打开他们买的高档洋酒,娜娜也爽快地答应一起喝几杯,不知不觉,也许是洋酒不像白酒那么刺喉咙,几瓶洋酒就很快被我们喝光,我们几个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话题越聊越有意思。

开始我第一个朋友阿松说他创业经历,接着说着有一个带着甲方一起去夜总会,大家都点了几个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结果那几个陪酒女被甲方那几个人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脱衣舞,再跳舞的过程陪酒女都把内裤直接套在甲方那几个人头上,搞得阿松当时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问阿松怎么不被套在头上,阿松带着酒意说了,那些内裤都穿几天不换故意套客人头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着说:“好变态哦。”

然后我另一个朋友阿义接着话题,说自己泡妞经历,有一次去泰国旅游,晚上去酒吧玩,阿义本身就长又帅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结果到酒吧喝酒后,酒桌上就围着两个女的,阿义情场丰富,很明显知道这两个女的想泡他,阿义和他朋友就买了很多啤酒,喝到后面,发现这两个女人抗不住了说去一下洗手间,然后阿义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两个人和他打招呼,阿义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边,既然刚刚喝酒那两个女人。

阿义的眼光瞄瞄下面发现也是和他一样用手提着某个东西尿尿,阿义瞬间惊醒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是两人妖,吓得阿义直接不提裤子拉着他朋友跑出这家酒吧,结果阿义总结了见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来。

我和女朋友听简直笑喷了。

很快,大家借着酒劲也聊越疯狂。

然后时间飞快得过去了,我看一下时间都是9点多,我又有点不好意打断大家这么开心地场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着点事情做,大家继续聊天。

于是我就提出打升级,因为娜娜是最痴迷打升级,我经常和她在网上一起打升级,娜娜第一答应,阿义也答应,但是阿松就说打什么奖励的才好玩,我说打多少钱一级的,阿松就说打钱太没意思,而且新家比较忌讳赌钱这么一说,娜娜听了觉得有道理,就问阿松打什么的。

阿松说今晚聊这么疯狂露骨的话题,要不我们就打脱衣服的。

升一级,输家就脱一件衣服,没有衣服了,输的就满足赢家的要求,直到打到A完为止,听了,然后眼睛直盯着娜娜,这时我想立马站出反对。

娜娜立马借着酒尽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这么开心,我就豁出去。”

当我们把客厅的地毯铺张开来,在地毯就准备上开始了,我们发现娜娜的衣服多了好几条。

阿松和阿义就立马有反对的声音了:“不公平呀,我们衣服比你少好多呀。”

娜娜笑了着:“你们没有规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义就没有声音了。

“没有声音就默认了,我们准备开始吧。”

娜娜得意笑了笑。

当牌局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心想了今晚打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点怕娜娜和我都输了,被他们两剥光了,娜娜不是被他们看完了,然后他们两个肯定对死盯着,娜娜那对丰满只有我见过的乳房不放,还要死盯下面那粉红的鲍鱼,然后娜娜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边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们两个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朋友的。

这种场景不断出现再我的脑海里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难道我有想让女友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么呢?你快翻,抢庄呀。”

娜娜的声音突然把我拉了回来,我看了我手里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马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来,抢到庄了。

“太棒了,老公,我们保庄的时候让他们不过小。”

我心里面乐滋滋想,毕竟我和娜娜有过多次网上打牌的经验,那些淫乱的场面是不会发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发现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协助我跑20分,他们就过不了小庄,结果娜娜也顺利协助我跑了20分,我们顺利完成这局。

阿松和阿义没有过小庄。

我们直接升3级,他们就是要脱三件衣服,娜就互相击掌。

喊:“脱,脱,脱。”

阿松就立马喊:“天气太热了,不输我也想脱了。”

阿松干脆得脱上身衬衣和手表还有袜子,露出阳光健壮的身材。

娜娜就挑衅说:“阿松肌肉好结实呀,不过,等一下输了,我会让你的内裤套在你头上,试试是啥感觉,哈哈!”“……”我在旁边直接冒汗心想。

“才刚开始而已,别太得意了。”

阿义说了。

接着我们打主5,主5是带分局比较难打,我对娜娜说:“加油哦,老婆!,轮到你当庄了。”

“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术吧”娜娜很有自信的样子回答了我,结果打主5级的时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把他们严格控制到70分内,完成这局。

这时,阿义立马就脱掉他那T恤,也同样露出那阳光结实的上身。

在打主6的时候,可能是洋酒后劲比较大,我头有点晕了,底里放了20分,结果被阿松用双扣挖底捡分,一下就直接升3级。

这时,娜娜那种非常可怜的眼光看着我。

“没事,老婆,我来脱!”我立马站起来脱掉上衣,我心里面很清楚,因为我全身就3条衣服,脱完就没了。

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娜娜立马制止了我说:“老公,没事,你别脱,我先来脱,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脱两件没事。”

阿松和阿义死盯着娜娜站起来脱衣服的动作,娜娜脱了件外套,结果里面还有一件小外套,他们看了没啥看头,有点小失望。

然后接着他们打了主5了,估计是风水轮流转,打完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过小,升级输给他们3级,阿松和阿义这下得意眼光瞧着我们,肯定心里在想这下有戏看了。

结果娜娜非常主动站起来脱了衣服,脱完第一件T恤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了想主动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里面还有一条小T恤。

这时,娜娜也直接把里面小T恤也脱掉,直接露出裹住半边的胸罩,然后抬起脚脱掉有着黑色丝袜打底的牛仔裙,当脱完牛仔裙完之后,我发现女友的穿开档丝袜,开档丝袜完全没有遮挡那蕾丝稀薄又很透明的内裤,而且在客厅大灯的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层有稀薄有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显示出来,场面显示非常诱惑人。

女友简直是性感女神降临在反间,而且此时女友的脸非常红,估计是酒精刺激大脑皮层让她有这么大的勇气完成这些动作。

这时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来,我估计阿松和阿义下面也是和我一样硬,我转眼看了他们两个的下巴简直快掉下来了,张这么大,阿松和阿义便开始讨论了起来。

“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强百倍呀。”

“对呀,我泡过的女人,身材也没有你这么好啊。”

“我才跟他们比呢,还玩不玩了?”娜娜有点生气说。

“玩,当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内裤套再我头上吗?”阿松赶紧化解这种场面得说。

“呵呵,是呀,阿义,你也逃不掉。”

娜娜瞪了一下阿义。

“。

。”

阿义。

“女人认真起来还真可怕”我心里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让他们再欺负我了。”

娜娜又对我情深深的说。

“嗯,这次我会让他们脱光。”

我带着强硬的语气回答。

然后双腿夹紧合住坐下来,然后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挡下面。

这局阿松和阿义打主8级,可能是他们两个眼睛都是盯着娜娜身体,心不在焉得打,结果被我们反超,升级3级。

这时阿松和阿义意识到自己要脱3件,阿松身上裤子和内裤两件就脱光,阿义身上手表和裤子,内裤三件。

这时他们两个决定,都互相保留底裤,当他们同时脱完裤子,由于两人都穿比较紧贴的内裤,两人两只巨大肉棒被内裤裹得紧紧的,而很明显区分。

阿松的比较粗大内裤完全装不下了,把底裤裤头都撑得很高,而阿义的比较粗长型,占据内裤整个中央部位,阿义坐下来稍微移动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龟头可以溢出小部分。

我女友在直盯他们两个巨大的肉棒直到他们坐下眼光相对为止。

我女友故意把眼睛遮挡着说:“好难为情呀,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老公,你看你们两个好朋友下面都成什么样子,他们欺负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释:“我不想这样,这个是身体正常生理反应,我无法把它变软了藏起来呀,娜娜,我保证对你没有半点意思。”

“是呀,老婆,这个是男人正常生理反应!”我也帮忙解释。

“是吗?那阿义不是说自己已经硬不起来了,这个怎么解释?”娜娜好奇的问。

“。

。”

阿义简直无语了。

我急忙解释:“估计他那个是假的。”

娜娜差点就笑了地说:“呵呵,老公,你还能想出更烂的解释吗?等下我们赢不了不知道了”。

“。

对。

。”

我既然还能想出这么烂的解释。

这时酒精的后劲估计已经深入每个人大脑皮层,像这么尴尬的场面都解化掉。

接着我们继续开局,结果娜娜的庄被阿义接手了,然后我们输掉一局,我也把我裤子脱下,肉棒也撑起内裤,像撑起了帐篷一样,结果,娜娜也看到了说:“老公,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

“老婆,没办法,你太吸引人了”我无奈的解释着。

“对呀,娜娜,你太吸引人了,我和阿义都是被你的身材所吸引了,你身材太棒了。”

阿松肯定地说。

“都是色狼!”女友带着撒娇的语气回答。

女友两只腿晃了晃张开了一点,估计她双腿夹着太累,刚好女友坐在对面,我可以一眼浏览到女友蕾丝透明内裤的中间位置,发现薄纱被女友的水全部吸附上去,可以明显区分哪块是干薄纱哪块是湿的,原来女友下面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了。

我们继续开始牌局,这时大家都清楚,这局谁输谁就会第一个身体的关键部位了。

所以大家都打得非常小心翼翼,当我们打到75分的时候,我和娜娜的牌没有分了,只能靠对家手上的分数了,我开始吊主,结果阿松一个大王下去,让阿义跑掉了5分,结果我们差5分就过庄输掉这把。

这时打完大家都不说了,我由于站起来准备把内裤脱下来时,突然一条胸罩突然扔到牌上,我立马意识到这个是娜娜的,我转头过去看娜娜发现她两只手捂住胸部两个粉红色的乳头,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

“老婆,我可以脱的,不用这么担心我。”

我突然觉得我女友太伟大了,非常感动地说。

“没事,老公,我还可以顶住。”

女友也很激动得回答我。

阿松和阿义这两头色狼估计没看到女友的主要部位,就想用小伎俩让我女友两只放开。

“娜娜,你两只手都捂住了,等一下你怎么打牌,总不能让你用脚打吧。”

阿松非常得意地说。

阿义有点奇怪得问:“娜娜,你不是还有件丝袜没脱吗?”我也觉得很奇怪,得问娜娜:“是呀,怎么不脱丝袜呢。”

娜娜脸红了,然后把身体往后平躺一下,然后把双腿张开,说:“你们仔细看,内裤一般都是穿在丝袜外面的。”

我看到女友蕾丝内裤的中间部分湿块越来越大,可以明显通过湿润薄纱看到阴唇里面粉红色的小花瓣,好像阿松也看到了,一直盯到女友坐起来。

阿松看到娜娜坐来了,阿松赶紧叫“打主10了”,估计是想知道女友这次怎么捉牌,结果女友快速松开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围着胸部,但是在换手的过程,我们都看到女友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但是观赏的过程太短。

酒精上头往往是一阵兴奋之后换来是犯困疲惫的双眼,我强力张开疲倦的双眼,支撑打这着局,当我仔细看一下我手上的牌,发现我手上的牌特别好,6个10,双大王和一小王,这牌百分百过程。

果然没有辜负这把牌的威力,直接把他们轰过庄,而且还连升2级。

这时我和女友一下跳了起来,女友都不顾遮挡胸前两只大乳房,双手都指着他们两个同时说:“脱掉,脱掉,脱掉。”

现在阿松和阿义互相看了看,没有办法了,愿赌服输。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得把最后一条底裤给脱下,当着我女友的一面露出,他们最原始的一面,他们的两只巨大粗黑的肉棒都同时指向我女友。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两个裸体的样子,反而女友非常痴迷般得盯着他们两条巨大粗黑的肉棒,好像非常想去用嘴去含住阿义整根粗长肉棒。

然后用自己娇嫩的粉红肉穴也迎接阿松的粗大肉棒,然后让阿松加快抽插速度撞击自己子宫内更深处,再继续用舌头狂甜阿义整个根东西,像吃到一个非常好吃的冰棒。

然后3个人同时到高潮。

这种淫乱女友的画面在我脑海一直停留,底下的肉棒已经正在崩溃爆发的边缘了。

“阿义,你的那个不是假的吗?怎么这么像真?”女友好奇盯着阿义的肉棒问,好像非常兴奋状态。

难道是酒精的作用?当阿义准备要为自己所撒谎来怎么去解释呢?“假的是射不出来精子,真的能射出来的”我替阿义回答这句话,我心理想“我怎么说这句话呢”?女友已经忘记那只手没有遮挡自己胸前的乳房了,阿松和阿义狂盯着女友的乳房看。

“算了,你们都没有衣服了,没什么可输了。”

我女友也得意回答。

“还没有打到A呢,怎么算输,你要是赢4次就可以提出4次要求让我们来完成。

比如用内裤套着我的头,或者让阿义证明他是真的,比如射精给你看。”

阿松非常不服输的样子回答。

“难怪喜欢创业的人就喜欢拼搏。”

我心理想:“反正我女友是不会答应的。”

“哈哈,啊松等着内裤套头吧,还有阿义你也得表演一下。”

女友笑起来说。

我感觉我女友被酒精刺激兴奋起来了,而且是属于非常兴奋状态。

接着我和女友也是打主10级,我女友当庄,当我们压着他们60分来打,10都比打光,应该是没有分了,如果有最多10分,我手里没有大牌了,剩下最后两根牌,我女友这突然把手里的大王去打掉对面的K。

结果阿松他们用一个大王压住女友的小王并成功抄底,发现底还有20分,相当于40分,就是过庄然后再升一级,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打小王先呢,然后大王保底,这种很常识的理论呀,是不是女友喝多了,难道她是故意的?没有办法愿赌服输,我准备要脱掉最后一件。

“老公,你来看看,我准备用这件湿了的小内裤去罩上阿松的头,你不会怪我吧。”

女友娇媚的大声说着。

然后躺下双腿向侧边敞开,用手指着湿了一大片蕾丝薄纱透明内裤,说:“阿海,你们看看,这条湿漉漉内裤是给你罩头准备的。”

“的确很湿,但是你要赢我才能早着我的头。”

阿海故意激怒娜娜地说。

“这时,我该不该阻止呢,难道我真想让他们直接观赏我女友最神秘的地方呢?理性防线完全崩溃,因为这个场面太刺激了,已经失控了”我心理非常不确定地想着。

“老婆,阿松这个家伙太嚣张了,让他尝一下厉害。”

我也醉呼呼的回答了。

女友听到我的答应之后,好像获得了行动上的批准,立即执行,女友直接把蕾丝内裤从开档丝袜上慢慢退下来。

当内裤退到女友的脚跟处时,明显感觉到女友呼吸紧促,脸色潮红,我们3人的视线完全盯着娜娜底下那稀疏的阴毛下那微微张开的阴唇已经沾满许多淫液,此时阿义和阿松的也把持不住,龟头上也明显流出了点透明的液体。

“开始打牌。”

女友的一句话把我们3个痴迷状态瞬间拉回来了。

这时女友也不顾自己三点已经全漏,毫无遮挡的意思,开衩的黑色丝袜把双只修长的大腿修饰的非常耀眼,合并往侧边排放,中心的三角地带流出稀疏的阴毛,毫无顾忌的洗牌。

这把阿松和阿义当庄,根本无心打牌,两人只盯娜娜的黑色三角地带,结果很快就输掉这把,我们成功赢了一级,女友非常开心呼叫了起来,因为女友达到了第一个想要的目的了,所以特别开心,阿松也意识到自己将要受到娜娜女王般得惩罚了,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这时,女友从旁边把已经脱掉的蕾丝薄纱透明内裤拿了起来,我们正在准备等待娜娜把内裤往阿松的头上套过去的动作时,另人想不到的动作发生,甚至我。

女友竟然把穿着黑丝袜,两只修长细腿非常大胆往外敞开,把那湿漉漉的粉红色肉穴给展现出来,那两片粉嫩的阴唇中,流出许多晶莹剔透的液体,那神秘的私处,就这样轻松地暴露到大家前面。

然后用那条已经湿了的内裤,往自己的肉穴洞口擦了擦,脸色非常通红的说:“老公,内裤不够湿,要湿点给阿松带才好玩”。

阿义在旁边看到这种淫乱场面非常受不了,尽然用自己的手偷偷撸了几下自己的肉棒。

阿松发紫肉棒更是绷紧了许多青筋,龟头口不断冒出许多水光,女友在自己的私处擦了许多水在内裤上面,很快合住了腿并站了起来,拿着内裤往阿松的前面一站。

阿松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因为他整个脸刚好对娜娜底下,那片黑森林也就20厘米的距离,娜娜边说:“我准备套了”阿松不敢发出气息,点了点头接受,娜娜发现阿松眼睛直接盯着自己那片羞耻的阴毛,就把内裤往阿松脸上一贴,脸红地说:“老公,阿松在看人家下面,我现在用内裤挡住他眼睛了,他好坏哦!”结果阿松鼻子上半部分就被整条内裤就紧贴着,然后阿松呜呜说:“娜娜,我错了,我不应该看。”

“老婆,你就站他前面,他也是无心的啦。”

我在旁边也很无奈得帮忙解释。

“好吧,算你主动认错,你自己戴上去吧。”

娜娜得意笑着说。

阿松便把贴在自己脸上的内裤往头上一套,样子特别可爱,女友边捂住嘴笑着说:“老公,你看阿松的帽子好好看,好可爱哦。”

我和阿义也哈哈大笑,阿松很镇定得说:“内裤挺香的,比陪酒女的那些香太多。”

便往自己脸边捉了一根东西给我们看:“瞧,这是娜娜的毛毛。”

原来是刚刚内裤的阴毛贴上了阿松的脸上了。

这时,女友脸红得不好意思地说:“好讨厌哦,快扔了。”

阿松得意思得说:“如果这把输了我才扔,好吧。”

阿义快速把阿松手上捉着那根毛给抢过来,说:“为了公平起见,我暂时保管着,开始打牌了。”

刚把牌捉完时,发现自己一手烂牌,没有几根主牌,反而手里都是分数,我看到娜娜也是露出牌不好的表情,然后阿松和阿义那表情就明显地表露出来拿了一手好牌,我估计是这个内裤套阿松头上让他运气变好了。

结果没出几张牌就被阿松拿到出牌权,结果阿松一个拖拉机,又一个主拖拉机,再加上几对主送,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结果这句惨败,算了一下直接把A级都打穿了,这些我和娜娜输惨了。

这下我们输了还要答应阿松两个要求,娜娜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安静得等待阿松的宣判结果。

阿松便发话了:“脱呀,愿赌服输,还有两个要求,先来第一个要求,娜娜给我们表演个脱衣服舞蹈吧。”

娜娜一脸茫然:“老公,我跳得不好,怎么办。”

我想不是阿松提出这个要求不是很为难,便接着说:“老婆,无所谓了,意思一下,满足一下他们,顺便秀秀一下你身材。”

这时候,娜娜从鞋柜拿出了一双黑色高跟鞋,穿在已经脱掉那双开档丝袜的脚上,向我们走来。

“老公,这灯光好亮呀,没有感觉。”

我就起身把客厅的大灯关掉,把墙上的射灯打开,场景气氛非常好,这时阿义去把我电脑上开起来比较劲爆的歌曲了,乐音响起。

我们三人便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娜娜妖艳的表演。

随着音乐的节奏,娜娜也开始慢慢进入自己陶醉的动作,双手从脸蛋上滑落到胸部上,细长的手指便挑弄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从乳头上点了点。

便入自己那张性感的小嘴上舔了舔,然后向前走一步便转身然后弯腰把那圆圆饱满的臀部展现出来,臀部夹中间那块丰满的鲍鱼,还残留着许多水光。

坐在旁边的阿义开始坐不住了,开始用手抚摸着自己肉棒,享受当前秀色淫乱的景象。

娜娜便转身面对我们,脸上露出迷人表情,开始走向我们,然后一只脚踩沙发上,双手摸自己底下的阴毛。

手指伸到两片阴唇旁边往旁边一张,便向我们展示那粉红红色的肉洞深处,里面不断往外流出淫荡的液体,手指熟练得抚摸那自己那块敏感的肉芽,然后边陶醉起来,发出妖媚的叫声。

阿松也把持不住了,用手抚摸自己的肉棒,然后便喊着:“娜娜,最后一个要求,用你的手帮我们解决一下。”

我这时候也不想去反对女友去摸别的男人那只肉棒,也想让女友帮我们也爽一下,只要女友的肉洞被插入那一刻,我就开始阻拦,因为阿松只提出用手而已。

女友听到这句话时,便看了我的眼色,估计也猜出了我同意的意思。

娜娜便用手指着我和阿义,意思就是我们过来,我和阿义提着坚挺的肉棒走向女友,此时女友已经沉浸在淫乱之中,女友双手同时握住了我和阿义的肉棒,不断得套动起来,女友那柔软的嫩手套我那火热的肉棒,让我非常有感觉。

因为女友同时在套弄另个一根肉棒,让你感觉气氛非常刺激。

很快,我便激动的射精在女友的手心上了,女友一只拿了几张纸巾试擦手上精液,另一只还在套弄阿义那只肉棒,阿义可能是情场老手,没有很快就射精。

女友可能蹲着比较累了,喊着:“老公,阿义的东西好难弄哦,我累了。”

便躺在沙发上。

“你再坚持一下估计就解决了”女友便听信我,于是手指着沙发便让阿义躺在沙发上,女友就趴在沙发上脸靠近阿义双腿中间,眼睛盯着她正在套弄那种红肿的肉棒,就说:“阿义,快点射…”阿义也舒服得喊着:“快了。

马上。

。”

,刚好女友的屁股就对阿松,阿松一直盯娜娜粉红色鲍鱼看,就说:“娜娜,你那里好多水跑出来了呀,我帮你吸一吸。”

话没说完,阿松整张嘴巴就贴在女友的鲍鱼上吸食了起来,女友被这样一下,舒服了喊了一下“哦…好舒服…呀…不要这样…我老公会生气的……”阿松松开嘴巴,指着我的位置,回答我女友:“娜娜,你老公都睡着了,他不会看见的。

我就帮你吸一吸就行了。”

女友便看我睡着的样子,便放松了着说:“只能吸,不准动手。”

我其实是假装睡着了,眯着眼睛。

这时,阿松很迅速把嘴巴又对准了娜娜的阴唇,伸出舌头不断挑衅女友刚刚抚摸的那个肉芽,舒服了女友套弄阿义肉棒上速度立马便慢了下来,女友时不时就发出舒服的声音“噢……..”。

女友看到阿义还没有射精,手都套弄麻了,看这肉棒一直坚挺无比,青筋轻而易见,这时女友大胆用嘴把阿义的整个肉棒含住,阿义的肉棒比较粗长,女友的嘴巴无法吞含全部,只能想办法尽量往喉咙深处挺。

阿义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女友看到有效果了,就不断用嘴巴吸附的套弄。

阿松看到阿义这神级般得享受,就故意停止吸舔女友的肉洞,女友发现下面好像失去了什么,便想用手去拉阿松的头,好像要告诉阿松继续不要停止。

阿松便跪在沙发上,说:“娜娜,我下面硬难受了,能不能用你下面的嘴巴也帮我吸一下,但是我不会插进去的,不然对不起你老公。”

然后,阿松就用自己硬粗粗的肉棒对着娜娜的肉洞顶下了一下,女友也怕阿松强插进去,立即吐出口中的肉棒,说:“只能顶,不能插入,我不想对不起我老公。”

阿松好像挺讲信誉的,就用自己的肉棒在女友的洞口进行摩擦,龟头只是往洞口进入了一点,刚好女友肥厚的阴唇包住龟头前半节,阿松来回推送,让女友的肉洞分泌许多淫水,而女友喊着阿义的肉棒发出呜呜的叫声。

突然阿义发出一声,紧紧抱着女友的头部,好像是想射进女友的嘴里面,女友察觉到了,赶紧往后一缩,一股浓密的精液射到女友脸上。

女友正想拿纸过来时擦自己脸上的精液,发现自己的肉洞已经被东西塞着,原来在阿义射出那一刹那,身体往后一缩,刚好与阿松的肉棒发生瞬间的结合。

由于阿松的肉棒非常的粗长,女友那淫荡的小肉洞没有被完全塞完,只吞没了一半,阿松感觉肉棒被温暖的肉壁包围。

女友怕被我发现,只能忍不出声,回头像阿松使眼色,这下阿松哪能放过这个机会,装着不知道,顺着现在的尺度迅猛地抽插着,女友只能强忍着“噢。

。”

,回头看着前方的阿义已经呼呼入睡,再看看我是否入睡。

我眼睛一直眯着视察到女友非常淫荡的一面,我已经射精的肉棒又完全勃起,女友心想,现在肉洞里面也痒痒的,又没有尝试比男友还粗大的肉棒,如果全根插进入自己的肉洞,一定是非常不一样的感觉。

女友正想释放自己那一刻,今晚彻底得背叛一下我。

突然房间里面女友的手机声音响起。

“铃…玲。”

女友突然吓了一跳,立马挣脱阿松已经插入一半的肉棒,往房间里面跑去接电话。

“喂,妈”女友接了电话。

“嗯,什么,你5分钟后到家门口,你已经快到小区楼下了?”房间里面传来女友非常惊讶的声音。

在我记忆中,娜娜曾经和我讲过她自己的家庭情况,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父亲因车祸离开人世,就剩下她母亲拉扯她张大。

她母亲我曾经见过几次,看起来非常优雅精明的一个女人,和娜娜长得很像,而且皮肤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像四十多岁人,就像三十多岁人。

两人出去逛街,经常被认为两姐妹,她妈妈现在某房地产公司负责项目公关,专门和政府打交道,负责把项目引进来,所以每次都有非常高的工资。

这次娜娜的妈妈来到我们这里,是因为她们公司准备在这里开展房地产项目,所以派娜娜妈妈过来负责。

娜娜妈妈昨天抵达我们这边A市,一直没有时间来我家,结果今晚突然上门。

娜娜非常慌张从房间跑出来,这时娜娜身上已经穿好衣服了,赶紧把阿松和阿义打发走,阿松和阿义听到娜娜的妈妈要来了,吓得赶紧穿起来衣服往门外走,阿松和阿义走后,娜娜往我身上推了推。

“老公,赶紧起来,我妈就快到了”。

这时我不能一下醒来,因为娜娜比较了解我,我喝多了睡着就非常难叫醒了,如果起来女友就认为我刚刚一直在假睡,那刚刚淫荡的一幕不就被我看到了。

这时候门铃响了,女友看到我身上一丝不挂,怕她妈妈发现这一幕,搞得非常难为情,就赶紧拿一张薄被单把我盖住。

然后跑去开门,看到门后面就是她母亲,娜娜非常开心的跳起来,“妈,你到这里怎么不让我和小谢(我小名)去接你呢?”。

“娜娜,公司都直接派车接送的,我昨晚就到了,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一直和政府部门吃饭应酬到现在。

我打算来你们新家住几天呢,公司安排的酒店我都退掉了。”

娜娜的妈妈说。

“妈妈,赶紧进来,小谢喝多了躺在沙发上。”

娜娜便往沙发指了指。

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这边说非常担心地说:“呀,小谢喝多要不要给他弄点热毛巾敷一敷?”“小谢今晚非常开心喝多了,不用太担心,今晚我们母女一起睡,不用管他了。”

女友得意说着。

我心想:“妈妈来了就不管了。”

娜娜领着她妈妈进来家里面参观,指着屋里亮灯的房间。

“妈妈,今晚我们睡这屋”。

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们家,非常开心赞扬我们家的装修风格,非常好看,看起来非常温馨的房子。

娜娜开心点了点头,说:“妈妈,今晚招呼小谢的朋友累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澡一下,你随便坐一下。”

我心里想着:“你这招呼太给力。”

女友便去主卧卫生间洗澡了,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趟在沙发醉醺醺的样子,然后走进了客卫生间开了一下水龙头,手里拿着毛巾向我走过来。

我心想:“娜娜的妈妈不会是给我擦热毛巾让我醒酒吧,心里非常紧张而且非常感动。”

娜娜的妈妈走到我旁边,我赶紧闭紧眼睛,屏住呼吸,怕自己装睡露馅了。

突然,娜娜的妈妈在我耳边轻轻说:“小谢,阿姨帮你擦一擦身体。”

说完便往我脸上温柔的擦了擦,娜娜的妈妈拿着顺着我脸上擦到胸前,还好我经常健身,有点胸肌,不然有点不好意展现我的上身,我偷偷睁开眼,一个圆圆的屁股在我脸前摆动。

娜娜的妈妈穿着白色中裙还搭配的黑色丝袜,上身只穿着吊带,可能刚刚去客卫生间把外套脱掉了,然后拱着腰仔细帮我擦着上身,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韵味,让我不知不觉下面就突然硬了起来。

因为被单比较薄,只盖着我下身,从外形上很容易看出是中间的肉棒突起形状,这下我感觉有点尴尬了,当娜娜的妈妈擦完我上身时,把被单一下扯开,发现我下身顶着一根硬硬的肉棒展现她眼睛里。

娜娜的妈妈眼睛大概顶着十多秒,赶紧把被单遮住我下身,拿着毛巾犹豫了几下,看看娜娜的房间,然后又看看我,又推了推我几下,看到我没有反应,再次把被单扯开,毛巾放在我大腿内测擦着,时不时就碰一下我的肉棒。

我心想:“娜娜的妈妈自从娜娜父亲走了之后,一直没有找其他男人,估计好久没有见过这东西。”

我偷偷盯着娜娜的妈妈眼神,好像眼睛一直盯着我那里,毛巾一直在我大腿内测擦了好久,娜娜的妈妈另一只手直接握着我的肉棒,用毛巾擦着我肉棒上的毛毛,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手还是那么柔然,然后娜娜的妈妈手握着我的肉棒,把龟头的部分露出来,拿着毛巾仔细擦着,好像深怕我龟头有什么脏东西。

这时我非常有兴奋,真想把我的肉棒直接塞到娜娜的妈妈的嘴里去,然后疯狂抽插着她的嘴,直到我射精为止。

但是我想到娜娜的妈妈就是我岳母,理性还是控制住了我性欲。

没过多久,娜娜的妈妈帮我擦完了,轻轻地帮我盖住被单,然后走向了房间去,而我整个脑海里面都是娜娜的妈妈整个性感身体,想到她女友今晚有这么淫荡一面,有其女必有其母。

就这样我慢慢睡着了。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个活泼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别强,也是这种好奇心太强,就想冲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无法控制的举动和行为。

我和娜娜交往有几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学毕业后,就分隔两地,一年相聚的时候也就一两个月,为了让娜娜不再两地跑,而我坚定给娜娜一个交代,买房结婚。

在房子装修期间,娜娜亲自为房子装修把关,而我两个好朋友也经常主动过来帮忙,所以娜娜感谢我这两个好朋友,为了表示感谢,所以等房子装修完后,打算亲自下厨做顿给他们吃。

由于娜娜长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时喜欢穿短裙配上丝袜与高跟鞋,天气热了连丝袜都不穿,两只细长白腿穿凉高跟,露出脚趾头,看起来非常诱人。

有在去看房子装修进度时,装修工人都看傻眼了,但是娜娜有时候不注意下蹲的时候就走光了,有一次,我和我两个朋友还有现在装修工人都看到娜娜的粉红有点透明蕾丝内裤。

我把这事说了之后,娜娜有点脸红得不好意思,但是她想知道被看到哪里位置,我就让她按照那天那个姿势蹲着,用手机拍了照片给她看了一下。

她看了之后就有点难为情得说:“好讨厌,这条内裤最近才买的,就被看了,真好难为情,而且还在你两个好朋友面前…”不过我发现了娜娜的内裤中间稍微有出现了点湿的痕迹。

房子顺利装修完了,等了两个月,我和娜娜也搬进新家开始享受了我们真正的两人世界,娜娜也安排了一个时间,亲自下厨为我和我两个好朋友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两个朋友非常开心答应娜娜的邀请来我们新房子,说特地买了几瓶高档洋酒来一起庆祝。

当我那两个好朋友进入到我们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样美味佳肴,二话不说,我们4个人直接开吃,顺便也打开他们买的高档洋酒,娜娜也爽快地答应一起喝几杯,不知不觉,也许是洋酒不像白酒那么刺喉咙,几瓶洋酒就很快被我们喝光,我们几个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话题越聊越有意思。

开始我第一个朋友阿松说他创业经历,接着说着有一个带着甲方一起去夜总会,大家都点了几个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结果那几个陪酒女被甲方那几个人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脱衣舞,再跳舞的过程陪酒女都把内裤直接套在甲方那几个人头上,搞得阿松当时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问阿松怎么不被套在头上,阿松带着酒意说了,那些内裤都穿几天不换故意套客人头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着说:“好变态哦。”

然后我另一个朋友阿义接着话题,说自己泡妞经历,有一次去泰国旅游,晚上去酒吧玩,阿义本身就长又帅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结果到酒吧喝酒后,酒桌上就围着两个女的,阿义情场丰富,很明显知道这两个女的想泡他,阿义和他朋友就买了很多啤酒,喝到后面,发现这两个女人抗不住了说去一下洗手间,然后阿义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两个人和他打招呼,阿义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边,既然刚刚喝酒那两个女人。

阿义的眼光瞄瞄下面发现也是和他一样用手提着某个东西尿尿,阿义瞬间惊醒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是两人妖,吓得阿义直接不提裤子拉着他朋友跑出这家酒吧,结果阿义总结了见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来。

我和女朋友听简直笑喷了。

很快,大家借着酒劲也聊越疯狂。

然后时间飞快得过去了,我看一下时间都是9点多,我又有点不好意打断大家这么开心地场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着点事情做,大家继续聊天。

于是我就提出打升级,因为娜娜是最痴迷打升级,我经常和她在网上一起打升级,娜娜第一答应,阿义也答应,但是阿松就说打什么奖励的才好玩,我说打多少钱一级的,阿松就说打钱太没意思,而且新家比较忌讳赌钱这么一说,娜娜听了觉得有道理,就问阿松打什么的。

阿松说今晚聊这么疯狂露骨的话题,要不我们就打脱衣服的。

升一级,输家就脱一件衣服,没有衣服了,输的就满足赢家的要求,直到打到A完为止,听了,然后眼睛直盯着娜娜,这时我想立马站出反对。

娜娜立马借着酒尽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这么开心,我就豁出去。”

当我们把客厅的地毯铺张开来,在地毯就准备上开始了,我们发现娜娜的衣服多了好几条。

阿松和阿义就立马有反对的声音了:“不公平呀,我们衣服比你少好多呀。”

娜娜笑了着:“你们没有规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义就没有声音了。

“没有声音就默认了,我们准备开始吧。”

娜娜得意笑了笑。

当牌局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心想了今晚打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点怕娜娜和我都输了,被他们两剥光了,娜娜不是被他们看完了,然后他们两个肯定对死盯着,娜娜那对丰满只有我见过的乳房不放,还要死盯下面那粉红的鲍鱼,然后娜娜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边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们两个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朋友的。

这种场景不断出现再我的脑海里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难道我有想让女友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么呢?你快翻,抢庄呀。”

娜娜的声音突然把我拉了回来,我看了我手里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马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来,抢到庄了。

“太棒了,老公,我们保庄的时候让他们不过小。”

我心里面乐滋滋想,毕竟我和娜娜有过多次网上打牌的经验,那些淫乱的场面是不会发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发现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协助我跑20分,他们就过不了小庄,结果娜娜也顺利协助我跑了20分,我们顺利完成这局。

阿松和阿义没有过小庄。

我们直接升3级,他们就是要脱三件衣服,娜就互相击掌。

喊:“脱,脱,脱。”

阿松就立马喊:“天气太热了,不输我也想脱了。”

阿松干脆得脱上身衬衣和手表还有袜子,露出阳光健壮的身材。

娜娜就挑衅说:“阿松肌肉好结实呀,不过,等一下输了,我会让你的内裤套在你头上,试试是啥感觉,哈哈!”“……”我在旁边直接冒汗心想。

“才刚开始而已,别太得意了。”

阿义说了。

接着我们打主5,主5是带分局比较难打,我对娜娜说:“加油哦,老婆!,轮到你当庄了。”

“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术吧”娜娜很有自信的样子回答了我,结果打主5级的时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把他们严格控制到70分内,完成这局。

这时,阿义立马就脱掉他那T恤,也同样露出那阳光结实的上身。

在打主6的时候,可能是洋酒后劲比较大,我头有点晕了,底里放了20分,结果被阿松用双扣挖底捡分,一下就直接升3级。

这时,娜娜那种非常可怜的眼光看着我。

“没事,老婆,我来脱!”我立马站起来脱掉上衣,我心里面很清楚,因为我全身就3条衣服,脱完就没了。

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娜娜立马制止了我说:“老公,没事,你别脱,我先来脱,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脱两件没事。”

阿松和阿义死盯着娜娜站起来脱衣服的动作,娜娜脱了件外套,结果里面还有一件小外套,他们看了没啥看头,有点小失望。

然后接着他们打了主5了,估计是风水轮流转,打完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过小,升级输给他们3级,阿松和阿义这下得意眼光瞧着我们,肯定心里在想这下有戏看了。

结果娜娜非常主动站起来脱了衣服,脱完第一件T恤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了想主动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里面还有一条小T恤。

这时,娜娜也直接把里面小T恤也脱掉,直接露出裹住半边的胸罩,然后抬起脚脱掉有着黑色丝袜打底的牛仔裙,当脱完牛仔裙完之后,我发现女友的穿开档丝袜,开档丝袜完全没有遮挡那蕾丝稀薄又很透明的内裤,而且在客厅大灯的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层有稀薄有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显示出来,场面显示非常诱惑人。

女友简直是性感女神降临在反间,而且此时女友的脸非常红,估计是酒精刺激大脑皮层让她有这么大的勇气完成这些动作。

这时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来,我估计阿松和阿义下面也是和我一样硬,我转眼看了他们两个的下巴简直快掉下来了,张这么大,阿松和阿义便开始讨论了起来。

“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强百倍呀。”

“对呀,我泡过的女人,身材也没有你这么好啊。”

“我才跟他们比呢,还玩不玩了?”娜娜有点生气说。

“玩,当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内裤套再我头上吗?”阿松赶紧化解这种场面得说。

“呵呵,是呀,阿义,你也逃不掉。”

娜娜瞪了一下阿义。

“。

。”

阿义。

“女人认真起来还真可怕”我心里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让他们再欺负我了。”

娜娜又对我情深深的说。

“嗯,这次我会让他们脱光。”

我带着强硬的语气回答。

然后双腿夹紧合住坐下来,然后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挡下面。

这局阿松和阿义打主8级,可能是他们两个眼睛都是盯着娜娜身体,心不在焉得打,结果被我们反超,升级3级。

这时阿松和阿义意识到自己要脱3件,阿松身上裤子和内裤两件就脱光,阿义身上手表和裤子,内裤三件。

这时他们两个决定,都互相保留底裤,当他们同时脱完裤子,由于两人都穿比较紧贴的内裤,两人两只巨大肉棒被内裤裹得紧紧的,而很明显区分。

阿松的比较粗大内裤完全装不下了,把底裤裤头都撑得很高,而阿义的比较粗长型,占据内裤整个中央部位,阿义坐下来稍微移动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龟头可以溢出小部分。

我女友在直盯他们两个巨大的肉棒直到他们坐下眼光相对为止。

我女友故意把眼睛遮挡着说:“好难为情呀,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老公,你看你们两个好朋友下面都成什么样子,他们欺负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释:“我不想这样,这个是身体正常生理反应,我无法把它变软了藏起来呀,娜娜,我保证对你没有半点意思。”

“是呀,老婆,这个是男人正常生理反应!”我也帮忙解释。

“是吗?那阿义不是说自己已经硬不起来了,这个怎么解释?”娜娜好奇的问。

“。

。”

阿义简直无语了。

我急忙解释:“估计他那个是假的。”

娜娜差点就笑了地说:“呵呵,老公,你还能想出更烂的解释吗?等下我们赢不了不知道了”。

“。

对。

。”

我既然还能想出这么烂的解释。

这时酒精的后劲估计已经深入每个人大脑皮层,像这么尴尬的场面都解化掉。

接着我们继续开局,结果娜娜的庄被阿义接手了,然后我们输掉一局,我也把我裤子脱下,肉棒也撑起内裤,像撑起了帐篷一样,结果,娜娜也看到了说:“老公,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

“老婆,没办法,你太吸引人了”我无奈的解释着。

“对呀,娜娜,你太吸引人了,我和阿义都是被你的身材所吸引了,你身材太棒了。”

阿松肯定地说。

“都是色狼!”女友带着撒娇的语气回答。

女友两只腿晃了晃张开了一点,估计她双腿夹着太累,刚好女友坐在对面,我可以一眼浏览到女友蕾丝透明内裤的中间位置,发现薄纱被女友的水全部吸附上去,可以明显区分哪块是干薄纱哪块是湿的,原来女友下面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了。

我们继续开始牌局,这时大家都清楚,这局谁输谁就会第一个身体的关键部位了。

所以大家都打得非常小心翼翼,当我们打到75分的时候,我和娜娜的牌没有分了,只能靠对家手上的分数了,我开始吊主,结果阿松一个大王下去,让阿义跑掉了5分,结果我们差5分就过庄输掉这把。

这时打完大家都不说了,我由于站起来准备把内裤脱下来时,突然一条胸罩突然扔到牌上,我立马意识到这个是娜娜的,我转头过去看娜娜发现她两只手捂住胸部两个粉红色的乳头,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

“老婆,我可以脱的,不用这么担心我。”

我突然觉得我女友太伟大了,非常感动地说。

“没事,老公,我还可以顶住。”

女友也很激动得回答我。

阿松和阿义这两头色狼估计没看到女友的主要部位,就想用小伎俩让我女友两只放开。

“娜娜,你两只手都捂住了,等一下你怎么打牌,总不能让你用脚打吧。”

阿松非常得意地说。

阿义有点奇怪得问:“娜娜,你不是还有件丝袜没脱吗?”我也觉得很奇怪,得问娜娜:“是呀,怎么不脱丝袜呢。”

娜娜脸红了,然后把身体往后平躺一下,然后把双腿张开,说:“你们仔细看,内裤一般都是穿在丝袜外面的。”

我看到女友蕾丝内裤的中间部分湿块越来越大,可以明显通过湿润薄纱看到阴唇里面粉红色的小花瓣,好像阿松也看到了,一直盯到女友坐起来。

阿松看到娜娜坐来了,阿松赶紧叫“打主10了”,估计是想知道女友这次怎么捉牌,结果女友快速松开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围着胸部,但是在换手的过程,我们都看到女友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但是观赏的过程太短。

酒精上头往往是一阵兴奋之后换来是犯困疲惫的双眼,我强力张开疲倦的双眼,支撑打这着局,当我仔细看一下我手上的牌,发现我手上的牌特别好,6个10,双大王和一小王,这牌百分百过程。

果然没有辜负这把牌的威力,直接把他们轰过庄,而且还连升2级。

这时我和女友一下跳了起来,女友都不顾遮挡胸前两只大乳房,双手都指着他们两个同时说:“脱掉,脱掉,脱掉。”

现在阿松和阿义互相看了看,没有办法了,愿赌服输。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得把最后一条底裤给脱下,当着我女友的一面露出,他们最原始的一面,他们的两只巨大粗黑的肉棒都同时指向我女友。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两个裸体的样子,反而女友非常痴迷般得盯着他们两条巨大粗黑的肉棒,好像非常想去用嘴去含住阿义整根粗长肉棒。

然后用自己娇嫩的粉红肉穴也迎接阿松的粗大肉棒,然后让阿松加快抽插速度撞击自己子宫内更深处,再继续用舌头狂甜阿义整个根东西,像吃到一个非常好吃的冰棒。

然后3个人同时到高潮。

这种淫乱女友的画面在我脑海一直停留,底下的肉棒已经正在崩溃爆发的边缘了。

“阿义,你的那个不是假的吗?怎么这么像真?”女友好奇盯着阿义的肉棒问,好像非常兴奋状态。

难道是酒精的作用?当阿义准备要为自己所撒谎来怎么去解释呢?“假的是射不出来精子,真的能射出来的”我替阿义回答这句话,我心理想“我怎么说这句话呢”?女友已经忘记那只手没有遮挡自己胸前的乳房了,阿松和阿义狂盯着女友的乳房看。

“算了,你们都没有衣服了,没什么可输了。”

我女友也得意回答。

“还没有打到A呢,怎么算输,你要是赢4次就可以提出4次要求让我们来完成。

比如用内裤套着我的头,或者让阿义证明他是真的,比如射精给你看。”

阿松非常不服输的样子回答。

“难怪喜欢创业的人就喜欢拼搏。”

我心理想:“反正我女友是不会答应的。”

“哈哈,啊松等着内裤套头吧,还有阿义你也得表演一下。”

女友笑起来说。

我感觉我女友被酒精刺激兴奋起来了,而且是属于非常兴奋状态。

接着我和女友也是打主10级,我女友当庄,当我们压着他们60分来打,10都比打光,应该是没有分了,如果有最多10分,我手里没有大牌了,剩下最后两根牌,我女友这突然把手里的大王去打掉对面的K。

结果阿松他们用一个大王压住女友的小王并成功抄底,发现底还有20分,相当于40分,就是过庄然后再升一级,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打小王先呢,然后大王保底,这种很常识的理论呀,是不是女友喝多了,难道她是故意的?没有办法愿赌服输,我准备要脱掉最后一件。

“老公,你来看看,我准备用这件湿了的小内裤去罩上阿松的头,你不会怪我吧。”

女友娇媚的大声说着。

然后躺下双腿向侧边敞开,用手指着湿了一大片蕾丝薄纱透明内裤,说:“阿海,你们看看,这条湿漉漉内裤是给你罩头准备的。”

“的确很湿,但是你要赢我才能早着我的头。”

阿海故意激怒娜娜地说。

“这时,我该不该阻止呢,难道我真想让他们直接观赏我女友最神秘的地方呢?理性防线完全崩溃,因为这个场面太刺激了,已经失控了”我心理非常不确定地想着。

“老婆,阿松这个家伙太嚣张了,让他尝一下厉害。”

我也醉呼呼的回答了。

女友听到我的答应之后,好像获得了行动上的批准,立即执行,女友直接把蕾丝内裤从开档丝袜上慢慢退下来。

当内裤退到女友的脚跟处时,明显感觉到女友呼吸紧促,脸色潮红,我们3人的视线完全盯着娜娜底下那稀疏的阴毛下那微微张开的阴唇已经沾满许多淫液,此时阿义和阿松的也把持不住,龟头上也明显流出了点透明的液体。

“开始打牌。”

女友的一句话把我们3个痴迷状态瞬间拉回来了。

这时女友也不顾自己三点已经全漏,毫无遮挡的意思,开衩的黑色丝袜把双只修长的大腿修饰的非常耀眼,合并往侧边排放,中心的三角地带流出稀疏的阴毛,毫无顾忌的洗牌。

这把阿松和阿义当庄,根本无心打牌,两人只盯娜娜的黑色三角地带,结果很快就输掉这把,我们成功赢了一级,女友非常开心呼叫了起来,因为女友达到了第一个想要的目的了,所以特别开心,阿松也意识到自己将要受到娜娜女王般得惩罚了,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这时,女友从旁边把已经脱掉的蕾丝薄纱透明内裤拿了起来,我们正在准备等待娜娜把内裤往阿松的头上套过去的动作时,另人想不到的动作发生,甚至我。

女友竟然把穿着黑丝袜,两只修长细腿非常大胆往外敞开,把那湿漉漉的粉红色肉穴给展现出来,那两片粉嫩的阴唇中,流出许多晶莹剔透的液体,那神秘的私处,就这样轻松地暴露到大家前面。

然后用那条已经湿了的内裤,往自己的肉穴洞口擦了擦,脸色非常通红的说:“老公,内裤不够湿,要湿点给阿松带才好玩”。

阿义在旁边看到这种淫乱场面非常受不了,尽然用自己的手偷偷撸了几下自己的肉棒。

阿松发紫肉棒更是绷紧了许多青筋,龟头口不断冒出许多水光,女友在自己的私处擦了许多水在内裤上面,很快合住了腿并站了起来,拿着内裤往阿松的前面一站。

阿松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因为他整个脸刚好对娜娜底下,那片黑森林也就20厘米的距离,娜娜边说:“我准备套了”阿松不敢发出气息,点了点头接受,娜娜发现阿松眼睛直接盯着自己那片羞耻的阴毛,就把内裤往阿松脸上一贴,脸红地说:“老公,阿松在看人家下面,我现在用内裤挡住他眼睛了,他好坏哦!”结果阿松鼻子上半部分就被整条内裤就紧贴着,然后阿松呜呜说:“娜娜,我错了,我不应该看。”

“老婆,你就站他前面,他也是无心的啦。”

我在旁边也很无奈得帮忙解释。

“好吧,算你主动认错,你自己戴上去吧。”

娜娜得意笑着说。

阿松便把贴在自己脸上的内裤往头上一套,样子特别可爱,女友边捂住嘴笑着说:“老公,你看阿松的帽子好好看,好可爱哦。”

我和阿义也哈哈大笑,阿松很镇定得说:“内裤挺香的,比陪酒女的那些香太多。”

便往自己脸边捉了一根东西给我们看:“瞧,这是娜娜的毛毛。”

原来是刚刚内裤的阴毛贴上了阿松的脸上了。

这时,女友脸红得不好意思地说:“好讨厌哦,快扔了。”

阿松得意思得说:“如果这把输了我才扔,好吧。”

阿义快速把阿松手上捉着那根毛给抢过来,说:“为了公平起见,我暂时保管着,开始打牌了。”

刚把牌捉完时,发现自己一手烂牌,没有几根主牌,反而手里都是分数,我看到娜娜也是露出牌不好的表情,然后阿松和阿义那表情就明显地表露出来拿了一手好牌,我估计是这个内裤套阿松头上让他运气变好了。

结果没出几张牌就被阿松拿到出牌权,结果阿松一个拖拉机,又一个主拖拉机,再加上几对主送,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结果这句惨败,算了一下直接把A级都打穿了,这些我和娜娜输惨了。

这下我们输了还要答应阿松两个要求,娜娜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安静得等待阿松的宣判结果。

阿松便发话了:“脱呀,愿赌服输,还有两个要求,先来第一个要求,娜娜给我们表演个脱衣服舞蹈吧。”

娜娜一脸茫然:“老公,我跳得不好,怎么办。”

我想不是阿松提出这个要求不是很为难,便接着说:“老婆,无所谓了,意思一下,满足一下他们,顺便秀秀一下你身材。”

这时候,娜娜从鞋柜拿出了一双黑色高跟鞋,穿在已经脱掉那双开档丝袜的脚上,向我们走来。

“老公,这灯光好亮呀,没有感觉。”

我就起身把客厅的大灯关掉,把墙上的射灯打开,场景气氛非常好,这时阿义去把我电脑上开起来比较劲爆的歌曲了,乐音响起。

我们三人便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娜娜妖艳的表演。

随着音乐的节奏,娜娜也开始慢慢进入自己陶醉的动作,双手从脸蛋上滑落到胸部上,细长的手指便挑弄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从乳头上点了点。

便入自己那张性感的小嘴上舔了舔,然后向前走一步便转身然后弯腰把那圆圆饱满的臀部展现出来,臀部夹中间那块丰满的鲍鱼,还残留着许多水光。

坐在旁边的阿义开始坐不住了,开始用手抚摸着自己肉棒,享受当前秀色淫乱的景象。

娜娜便转身面对我们,脸上露出迷人表情,开始走向我们,然后一只脚踩沙发上,双手摸自己底下的阴毛。

手指伸到两片阴唇旁边往旁边一张,便向我们展示那粉红红色的肉洞深处,里面不断往外流出淫荡的液体,手指熟练得抚摸那自己那块敏感的肉芽,然后边陶醉起来,发出妖媚的叫声。

阿松也把持不住了,用手抚摸自己的肉棒,然后便喊着:“娜娜,最后一个要求,用你的手帮我们解决一下。”

我这时候也不想去反对女友去摸别的男人那只肉棒,也想让女友帮我们也爽一下,只要女友的肉洞被插入那一刻,我就开始阻拦,因为阿松只提出用手而已。

女友听到这句话时,便看了我的眼色,估计也猜出了我同意的意思。

娜娜便用手指着我和阿义,意思就是我们过来,我和阿义提着坚挺的肉棒走向女友,此时女友已经沉浸在淫乱之中,女友双手同时握住了我和阿义的肉棒,不断得套动起来,女友那柔软的嫩手套我那火热的肉棒,让我非常有感觉。

因为女友同时在套弄另个一根肉棒,让你感觉气氛非常刺激。

很快,我便激动的射精在女友的手心上了,女友一只拿了几张纸巾试擦手上精液,另一只还在套弄阿义那只肉棒,阿义可能是情场老手,没有很快就射精。

女友可能蹲着比较累了,喊着:“老公,阿义的东西好难弄哦,我累了。”

便躺在沙发上。

“你再坚持一下估计就解决了”女友便听信我,于是手指着沙发便让阿义躺在沙发上,女友就趴在沙发上脸靠近阿义双腿中间,眼睛盯着她正在套弄那种红肿的肉棒,就说:“阿义,快点射…”阿义也舒服得喊着:“快了。

马上。

。”

,刚好女友的屁股就对阿松,阿松一直盯娜娜粉红色鲍鱼看,就说:“娜娜,你那里好多水跑出来了呀,我帮你吸一吸。”

话没说完,阿松整张嘴巴就贴在女友的鲍鱼上吸食了起来,女友被这样一下,舒服了喊了一下“哦…好舒服…呀…不要这样…我老公会生气的……”阿松松开嘴巴,指着我的位置,回答我女友:“娜娜,你老公都睡着了,他不会看见的。

我就帮你吸一吸就行了。”

女友便看我睡着的样子,便放松了着说:“只能吸,不准动手。”

我其实是假装睡着了,眯着眼睛。

这时,阿松很迅速把嘴巴又对准了娜娜的阴唇,伸出舌头不断挑衅女友刚刚抚摸的那个肉芽,舒服了女友套弄阿义肉棒上速度立马便慢了下来,女友时不时就发出舒服的声音“噢……..”。

女友看到阿义还没有射精,手都套弄麻了,看这肉棒一直坚挺无比,青筋轻而易见,这时女友大胆用嘴把阿义的整个肉棒含住,阿义的肉棒比较粗长,女友的嘴巴无法吞含全部,只能想办法尽量往喉咙深处挺。

阿义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女友看到有效果了,就不断用嘴巴吸附的套弄。

阿松看到阿义这神级般得享受,就故意停止吸舔女友的肉洞,女友发现下面好像失去了什么,便想用手去拉阿松的头,好像要告诉阿松继续不要停止。

阿松便跪在沙发上,说:“娜娜,我下面硬难受了,能不能用你下面的嘴巴也帮我吸一下,但是我不会插进去的,不然对不起你老公。”

然后,阿松就用自己硬粗粗的肉棒对着娜娜的肉洞顶下了一下,女友也怕阿松强插进去,立即吐出口中的肉棒,说:“只能顶,不能插入,我不想对不起我老公。”

阿松好像挺讲信誉的,就用自己的肉棒在女友的洞口进行摩擦,龟头只是往洞口进入了一点,刚好女友肥厚的阴唇包住龟头前半节,阿松来回推送,让女友的肉洞分泌许多淫水,而女友喊着阿义的肉棒发出呜呜的叫声。

突然阿义发出一声,紧紧抱着女友的头部,好像是想射进女友的嘴里面,女友察觉到了,赶紧往后一缩,一股浓密的精液射到女友脸上。

女友正想拿纸过来时擦自己脸上的精液,发现自己的肉洞已经被东西塞着,原来在阿义射出那一刹那,身体往后一缩,刚好与阿松的肉棒发生瞬间的结合。

由于阿松的肉棒非常的粗长,女友那淫荡的小肉洞没有被完全塞完,只吞没了一半,阿松感觉肉棒被温暖的肉壁包围。

女友怕被我发现,只能忍不出声,回头像阿松使眼色,这下阿松哪能放过这个机会,装着不知道,顺着现在的尺度迅猛地抽插着,女友只能强忍着“噢。

。”

,回头看着前方的阿义已经呼呼入睡,再看看我是否入睡。

我眼睛一直眯着视察到女友非常淫荡的一面,我已经射精的肉棒又完全勃起,女友心想,现在肉洞里面也痒痒的,又没有尝试比男友还粗大的肉棒,如果全根插进入自己的肉洞,一定是非常不一样的感觉。

女友正想释放自己那一刻,今晚彻底得背叛一下我。

突然房间里面女友的手机声音响起。

“铃…玲。”

女友突然吓了一跳,立马挣脱阿松已经插入一半的肉棒,往房间里面跑去接电话。

“喂,妈”女友接了电话。

“嗯,什么,你5分钟后到家门口,你已经快到小区楼下了?”房间里面传来女友非常惊讶的声音。

在我记忆中,娜娜曾经和我讲过她自己的家庭情况,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父亲因车祸离开人世,就剩下她母亲拉扯她张大。

她母亲我曾经见过几次,看起来非常优雅精明的一个女人,和娜娜长得很像,而且皮肤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像四十多岁人,就像三十多岁人。

两人出去逛街,经常被认为两姐妹,她妈妈现在某房地产公司负责项目公关,专门和政府打交道,负责把项目引进来,所以每次都有非常高的工资。

这次娜娜的妈妈来到我们这里,是因为她们公司准备在这里开展房地产项目,所以派娜娜妈妈过来负责。

娜娜妈妈昨天抵达我们这边A市,一直没有时间来我家,结果今晚突然上门。

娜娜非常慌张从房间跑出来,这时娜娜身上已经穿好衣服了,赶紧把阿松和阿义打发走,阿松和阿义听到娜娜的妈妈要来了,吓得赶紧穿起来衣服往门外走,阿松和阿义走后,娜娜往我身上推了推。

“老公,赶紧起来,我妈就快到了”。

这时我不能一下醒来,因为娜娜比较了解我,我喝多了睡着就非常难叫醒了,如果起来女友就认为我刚刚一直在假睡,那刚刚淫荡的一幕不就被我看到了。

这时候门铃响了,女友看到我身上一丝不挂,怕她妈妈发现这一幕,搞得非常难为情,就赶紧拿一张薄被单把我盖住。

然后跑去开门,看到门后面就是她母亲,娜娜非常开心的跳起来,“妈,你到这里怎么不让我和小谢(我小名)去接你呢?”。

“娜娜,公司都直接派车接送的,我昨晚就到了,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一直和政府部门吃饭应酬到现在。

我打算来你们新家住几天呢,公司安排的酒店我都退掉了。”

娜娜的妈妈说。

“妈妈,赶紧进来,小谢喝多了躺在沙发上。”

娜娜便往沙发指了指。

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这边说非常担心地说:“呀,小谢喝多要不要给他弄点热毛巾敷一敷?”“小谢今晚非常开心喝多了,不用太担心,今晚我们母女一起睡,不用管他了。”

女友得意说着。

我心想:“妈妈来了就不管了。”

娜娜领着她妈妈进来家里面参观,指着屋里亮灯的房间。

“妈妈,今晚我们睡这屋”。

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们家,非常开心赞扬我们家的装修风格,非常好看,看起来非常温馨的房子。

娜娜开心点了点头,说:“妈妈,今晚招呼小谢的朋友累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澡一下,你随便坐一下。”

我心里想着:“你这招呼太给力。”

女友便去主卧卫生间洗澡了,娜娜的妈妈看了看我趟在沙发醉醺醺的样子,然后走进了客卫生间开了一下水龙头,手里拿着毛巾向我走过来。

我心想:“娜娜的妈妈不会是给我擦热毛巾让我醒酒吧,心里非常紧张而且非常感动。”

娜娜的妈妈走到我旁边,我赶紧闭紧眼睛,屏住呼吸,怕自己装睡露馅了。

突然,娜娜的妈妈在我耳边轻轻说:“小谢,阿姨帮你擦一擦身体。”

说完便往我脸上温柔的擦了擦,娜娜的妈妈拿着顺着我脸上擦到胸前,还好我经常健身,有点胸肌,不然有点不好意展现我的上身,我偷偷睁开眼,一个圆圆的屁股在我脸前摆动。

娜娜的妈妈穿着白色中裙还搭配的黑色丝袜,上身只穿着吊带,可能刚刚去客卫生间把外套脱掉了,然后拱着腰仔细帮我擦着上身,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韵味,让我不知不觉下面就突然硬了起来。

因为被单比较薄,只盖着我下身,从外形上很容易看出是中间的肉棒突起形状,这下我感觉有点尴尬了,当娜娜的妈妈擦完我上身时,把被单一下扯开,发现我下身顶着一根硬硬的肉棒展现她眼睛里。

娜娜的妈妈眼睛大概顶着十多秒,赶紧把被单遮住我下身,拿着毛巾犹豫了几下,看看娜娜的房间,然后又看看我,又推了推我几下,看到我没有反应,再次把被单扯开,毛巾放在我大腿内测擦着,时不时就碰一下我的肉棒。

我心想:“娜娜的妈妈自从娜娜父亲走了之后,一直没有找其他男人,估计好久没有见过这东西。”

我偷偷盯着娜娜的妈妈眼神,好像眼睛一直盯着我那里,毛巾一直在我大腿内测擦了好久,娜娜的妈妈另一只手直接握着我的肉棒,用毛巾擦着我肉棒上的毛毛,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手还是那么柔然,然后娜娜的妈妈手握着我的肉棒,把龟头的部分露出来,拿着毛巾仔细擦着,好像深怕我龟头有什么脏东西。

这时我非常有兴奋,真想把我的肉棒直接塞到娜娜的妈妈的嘴里去,然后疯狂抽插着她的嘴,直到我射精为止。

但是我想到娜娜的妈妈就是我岳母,理性还是控制住了我性欲。

没过多久,娜娜的妈妈帮我擦完了,轻轻地帮我盖住被单,然后走向了房间去,而我整个脑海里面都是娜娜的妈妈整个性感身体,想到她女友今晚有这么淫荡一面,有其女必有其母。

就这样我慢慢睡着了。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